王丽梅
  蛙声是和稻香连在一起的,这不是中年以后听到周杰伦的《稻香》才想起来的。
  西北有稻田,古已有之。陕西种植水稻很普遍,多是在陕南汉中、安康一带,而在关中的宝鸡、眉县也有大片的水稻栽植,宝鸡在姜城堡有水稻,眉县当年知青下乡种植了很多水稻。小时候,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宝鸡工厂锅炉房的西面,川陕路东,临近清姜河,土地湿润,有一大片生姜地和稻田。夏天从河滩玩儿回来的时候,路过稻田,凉风习习,一阵阵此起彼伏的蛙声传来,清脆明亮,伴着闪烁的星光走在小路上,十分开心。
  从家属区西面那条路出来,有一条“丫”字形路,直直的路通向木工车间,后来叫37车间,再后来叫劳司大集体工厂,有东、西两个大门,西大门对着川陕路、清姜河。另一条弯曲的小路经过粉末冶金厂,也通向川陕路、清姜河。这条路的两边全是农田,左手边是姜城堡村的菜地,一直到灯泡厂的厂房,临近陈家村,有近千亩土地,土地东面有三个大工厂。右手边往北,是姜城堡村和一些零星的菜地。
  如今,这里都被开发成了商业楼盘,数十栋高楼拔地而起,成为人口密集的住宅区,将过去的一页彻底地翻过去了。
  学者说这里是炎帝的诞生地,自古产姜。粉末冶金厂大门外的一大片田地就是生姜地和稻田。夏季,学生都放假了,那时没有什么补习班、兴趣班,这片生姜地、稻田,就是孩子们的乐园,孩子们尽情地疯跑着、玩耍着。那时物质生活匮乏,副食紧缺,很多住平房的人家就在厨房外面或家门口搭建一个鸡窝或鸭窝,有的人家养狗。那时小小年纪的孩子要帮父母承担很多家务,比如放学挖鸡草、蚯蚓、逮蛐蛐儿,拿回来喂鸡,或者去小河沟里捞鱼虫、蝌蚪喂鸭子。当然,孩子们最喜欢的是去清姜河游泳。
  然而,每年夏天都有去清姜河游泳的孩子在深水区被淹死,也有的孩子跑到四方台玩跳水,结果头卡在石头缝中,失去了生命。这些悲剧让家长们异常担心,因此,家长在上班前,总是对孩子千叮咛万嘱咐,千万不要去河里游泳。而男孩子禁不住诱惑,打着“学习小组一起写作业”的旗号,三五成群悄悄约好去河滩,还有更胆大的孩子骑上车子向南,往秦岭方向走,去清姜河的上游,水更深的地方去游泳。
  我胆子小,暑假时只在家里写作业,或和院子里的孩子玩。晚饭后,母亲和邻居阿姨去清姜河边洗衣服或乘凉,就会带上我。人们手拿五颜六色的游泳圈、毛巾或一大盆床单衣服,有说有笑,浩浩荡荡地从家属区出发,走过绿油油的菜地,走过长势喜人的稻田,走过坑坑洼洼的马路,直奔清姜河。太阳还未落山,天边铺满灿烂的彩霞,大人孩子们迫不及待地跃入清凉的河水中,尽情地在水中游动着、嬉戏着。而“旱鸭子”只得坐在河边的大石头上看风景。水里的“水游子”最有趣,身长胳膊短,几乎看不见头,它们在水面上快速地滑行,如溜冰,像快艇。我坐在河边能闻到水芹菜腥腥的味道、马莲草清香的味道、狗尾草淡淡的草香气,蛐蛐儿也不甘寂寞,此起彼伏地叫着。那种叫“扁担勾”的蚂蚱有很多,绿色的、土色的,徒手就能扣上几个,用狗尾草穿起来,可以带回家喂鸡。也有人用纱布做个小网子,在河里捞头大、身子小的小鱼和小鱼苗,然后装在随身的玻璃瓶里。
  当清凉的夜风吹起,清姜河的喧嚣逐渐退去,河滩渐渐安静下来,洗完衣服的母亲带着我随着晚归的人群一起回家。走过那一片稻田,黑暗的路上粉末冶金厂的路灯投来幽暗的光,在河里玩累的大人孩子都疲倦了,有些孩子伏在父母的肩头睡着了。黑漆漆的稻田里涌来一阵稻花的清香,耳边是人们的脚步声,此时稻田里的青蛙们开始卖力地鼓噪起来,蛙鸣由小变大,像是在迎接晚归的人们,也有一些淘气的孩子跳到稻田里,用手电筒照着逮青蛙,惹来大人的责骂声……
  如今已经过去了几十年,我仍然能够清晰地记起走过的那一片稻田,以及那历历在目的童年时光。
  为了让文章宣传更简单——报纸媒体发布找报纸之家,多年专注媒体发布(对接优秀媒体平台,如中国组织人事报、人民日报、中国青年网)、网络推广、品牌宣传,业务渠道覆盖各大纸媒、网媒、自媒体和纳斯达克大屏媒体等,为广大客户提供各类媒体渠道的品牌内容发布服务。多年专注,案例无数,正规公司,规范流程,签订合同,开增值票,为客户提供各项优质服务和多重安全保障。
  欢迎咨询合作,实现互利共赢。我们期待与您携手共创辉煌!具体可以到报纸之家(www.fabaozhi.com)咨询我们的人工客服:vx:zmcm118
 

将本文分享到

 
久久婷婷综合色拍亚洲_羞耻游戏(高H)骄奢(NPH)_最刺激黄A大片免费观看下载_美女扒开内裤无遮挡18禁视频